当前位置:首页 > 古典音乐 > 古琴曲 >

《广陵散》

《广陵散》 来自 国学经典诵读网
中国古典名曲下载
分享到:

琴曲《广陵散》,是古琴曲中风格最独特、最具传奇色彩的的一首乐曲。欣赏琴曲《广陵散》之前,最好对聂政和嵇康这两个历史人物有个基本概念。聂政是春秋战国时齐国著名的勇士,详见《史记·卷八十六·刺客列传第二十六》。嵇康是魏晋时期杰出的思想家、诗人和音乐家,是“竹林七贤”中最有影响力的名士。

琴曲《广陵散》缘起于聂政,绝响于嵇康;表达的是一种士为知己者死、不畏强暴的悲壮情怀。传统古琴曲,多是意境高远,曲调平和,抒发的都是古代知识分子寄情山水、超然物外的思想感情,唯独这首《广陵散》,刀光剑影,杀机四伏。

琴曲《广陵散》描述的是这样一个故事:战国时期聂政的父亲,为韩王铸剑,因误了期限,被韩王所杀。聂政立志为父报仇,乃入山学琴十年,终获超绝琴艺。韩王召聂政进宫弹琴取乐,聂政趁韩王听琴不备,忽从琴内取出匕首,将韩王刺死,然后悲壮自杀。

琴曲《广陵散》最早见于明代《神奇秘谱》,谱中有刺韩、冲冠、发怒、投剑等分段小标题,故事里的人物关系和《史记》所载虽有出入,但乐曲的情绪、节奏,和《史记》所载基本一致。

全曲共四十五个乐段,分三大部分。第一部分包括开指一段,小序三段,大序五段。这一部分以叙述性的音调开始,主要情绪是怨恨。第二部分包括正声十八段,是乐曲的主体部分,着重表现了聂政从怨恨到愤慨的感情发展过程。第三部分包括后序八段,是对聂政壮烈事迹的颂扬。纵观全曲,浩然之气贯注始终。

聂政后约六百多年,嵇康以善弹此曲著称。当时司马氏与曹魏争权,“性烈而才俊”的嵇康对司马氏持不合作态度,最终遭杀身之祸,时年39岁。《世说新语·雅量第六》中记载:嵇中散(嵇康)临刑东市,神气不变,索琴弹之,奏《广陵散》。曲终,曰“袁孝尼尝请学此散,吾靳固不与,《广陵散》于今绝矣!”“广陵散于今绝矣”,乃成人事凋零或事成绝响之叹。

嵇康创作的《长清》《短清》《长侧》《短侧》四首琴曲,被称为“嵇氏四弄”,与蔡邕创作的“蔡氏五弄”合称“九弄”,是我国古代一组著名琴曲。隋炀帝曾把弹奏《九弄》作为取士的条件之一,足见嵇康在


《广陵散》乐谱全曲共有四十五个乐段,分开指(一段)、小序(三段)、大序(五段)、正声(十八段)、乱声(十段)、后序(八段)六个部分。乐曲定弦特别,第二弦与第一弦同音,使低音旋律同时可在这两条弦上奏出,取得强烈的音响效果。

全曲的主体情绪显得激昂、愤慨。开指一段从容自由,可视为全曲的引子。贯穿于“正声”和“乱声”部分的主要音调在这里有所提示。小序和大序部分则在较平稳的气氛中,布置了正声和乱声的主调旋律的雏形。正声突出描述了聂政从怨恨到愤慨的感情发展过程,着力刻画了其不屈的精神和坚硬的性格。正声的主调显示以后,进一步发展了主调旋律,此时乐曲表现出一种“怨恨凄苍”的情绪。徐缓而沉稳的抒情具有缅怀的沉思,同时孕育着骚动和不安。随之音乐进入急促的低音扑进,尤如不可竭怒火的撞击。进而发展成咄咄逼人,令人惊心动魄的场景,形成全曲的高潮,即“纷披灿烂,戈矛纵横”的战斗气氛。随后音乐表现出壮阔豪迈、“怫郁慷慨”的气氛。乱声和后序比较短小,主要体现出一种热烈欢腾和痛快淋漓的感情。从而结束全曲。

正声是全曲的核心部分,正声以前主要是表现对聂政不幸命运的同情;正声之后则表现对聂政壮烈事迹的歌颂与赞扬。全曲始终贯穿着两个主题音调的交织、起伏和发展、变化。一个是见于“正声”第二段的正声主调,另一个是先出现在大序尾声的乱声主调。正声主调多在乐段开始处,突出了它的主导体用。乱声主调则多用于乐段的结束,它使各种变化了的曲调归结到一个共同的音调之中,具有标志段落,统一全曲的作用。

《广陵散》的旋律激昂、慷慨,它是我国现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杀伐战斗气氛的乐曲,直接表达了被压迫者反抗暴君的斗争精神,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及艺术性。或许嵇康也正是看到了《广陵散》的这种反抗精神与战斗意志,才如此酷爱《广陵散》并对之产生如此深厚的感情。以致使宋代大儒朱熹愤然指斥:“其声最不和平,有臣凌君之意。”



上一曲:上一篇:《高山》
下一曲:下一篇:《流水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