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人物 > 历代书画家 >

华喦

华喦(1682-1762以后,一说1682-1756),清代著名画家。字秋岳,一字空尘,号新罗山人,又号白沙道人,离垢居士,东园生,布衣生。福建临汀人,侨寓扬州。工诗善画、山水、花鸟、人物皆精,尤以人物见长,随意点染,无不佳妙。他年轻时做过工匠,据说曾为景德镇绘过瓷器。他在继承明清写意花鸟传统的基础上,受恽南田影响,创造了自己独特的风格。善用粗笔、渴笔,所画花鸟,草虫和小动物,形象都自然逼真,活泼生动,秀丽出众,富有生趣。画人物以简取胜,纵逸趣脱,标新立异,空中有画,着处无痕,独开生面。他寓居扬州较久,扬州人遂得传他的画派,最著名的有朱本、管希宁、李梅生、虚谷和尚等,其画风对清代和近代的花鸟画有一定影响。

代表作有:《列子御风图》、《松韵泉声图》、《芳谷揽秀》、《寒竹幽禽图》、《盘谷山居图》、《银湖吹梦图》等。著有《离垢集》、《解弢馆诗集》。

华喦,字岳秋,号新罗山人,又号白沙道人、离垢居士。福建上杭人,康熙二十一年(1682年)十月十七日生于白沙村华家亭纸工家庭。华喦自幼聪颖好学,尤爱绘画,因家贫,仅入私塾2年便辍学在家造纸当徒工。塾师见其才华,用收藏古画教华喦临摹。华喦常捡边角草纸作画,不断练习,获得绘画技艺。每天出入双髻山,劳作之余常对景写生;夜晚在灯下临摹古画,进步很快,所作山水、花鸟、人物等画,备受众人赞扬。

康熙四十二年(1703年),华家亭重修华氏宗祠,乡人推华喦为祠堂正厅作壁画,族长、豪绅认为华喦出身卑贱,要另请画师。华喦十分气愤,决定出走他乡谋生。临行前夕,翻墙进祠堂,一夜之间,在正厅画《高山云鹤》、《水国浮牛》、《青松悬崖》、《倚马题诗》四幅壁画,又在厢房壁上画《老人挑牛角》,并题诗云:“画者不差不错,看者仔细斟酌,少年不勤不俭,恐怕老来担角。”(按:“担角”谐音“耽搁”)以此劝勉世人。画毕天明上路。壁画长留在华氏宗祠,并被传为佳话。

华喦离家后,曾在江西景德镇画瓷器,后辗转到浙江钱塘安家。侨居杭州十多年中,吟诗卖画,广交诗人画友,与徐逢吉结为知己。曾应陈六观之邀,游览禹陵、南镇、兰亭、曹山诸胜景,艺事大进,蜚声武林一带。雍正(1723~1735年)初年,华喦从杭州到扬州城,寓于好友员果堂家。华喦不愿随波逐流,其艺术见解和画风与“扬州八怪”相似,经常参与扬州画派的艺术活动,故后人把华喦也列入扬州画派之内。在扬州10年,华喦风华正茂,诗、书、画都获得很高成就。但靠卖画为生,生活仍很清苦。雍正十年(1732年)冬,华喦从扬州返回杭州,过扬子江时冒风寒得疾,抵家后大病一场(曾作诗中道:“新罗山人贫且病,头面不洗三月余”)。自以为病笃,曾作遗书,把妻子托付老友员果堂照顾。数月后,病情意外好转,但为饥寒所迫,又到扬州卖画谋生,作《山水册》、《花卉册》和人物画等数十幅。乾隆六年(1741年),华喦又返回杭州,寓居解弢馆,作《山水人物册》、《花鸟册》、《杂画册》和立轴山水等。其间,老友员果堂曾抱病前来杭州叙旧,寒襟相对,互赠诗作,不胜凄然。乾隆十二年(1747年),其妻蒋媛病故。华喦以古稀之年,再次到扬州卖画。后归老杭州西湖。乾隆二十一年(1756年)病逝。

华喦多才多艺、学识广博,善将诗、书、篆刻入画;“善画山水、人物、花鸟、草虫,脱尽时习,力追古法。诗亦古质,与书称三绝。”撰有《离垢集》、《解弢馆诗集》两书,共收诗作600余首。其诗立意深邃,格调超逸,为人传诵。如《写秋云一抹》诗云:“孤情只爱写秋寒,便有秋声纸上流。更写白云三四笔,此中曾与故人游。”其诗多写田园风光,也有愤世嫉俗之作。如《雨中画钟馗像》,题诗抨击当时社会黑暗,希望能有钟馗扫尽妖魔鬼怪。

华喦书法原取法钟繇和虞世南,并博取各体之长,笔法外柔内刚,圆润遒丽,楷、行书法多有异趣。

华喦画不论山水、人物、花草、禽兽、鱼虫,都有很深造诣。花鸟画成就尤为突出,继承前人花鸟画传统,又融会明清写意花鸟技法,创出独特风格;笔墨不多,空灵而不松散。华喦作画认真严谨,每件精品都精心锤炼,惜墨如金;善用粗笔、渴笔作画,以简取胜,笔意纵逸超脱,设色清丽,形象生动逼真。主张“笔尖刷却世间尘,能使江山面目新”。不愿墨守陈法,能推陈出新,其画风为扬州画界所继承,流传至于近代。

华喦一生作画甚多,收录于日本《支那南画大成》10幅,《宋元明清书画家图录》15幅,《新罗山人画册精品》有四季山水、花鸟各4幅,《唐宋元明清名画集》和《画苑掇英》各选刊其精品4幅。故宫博物院收藏并出版《华喦花鸟册》8幅;《华喦杂画册》12幅。还有许多作品流散民间和国外。

◇ 艺术特色 ◇

华喦擅画花鸟、草虫、山水和人物,尤以花鸟画享誉画坛。综观华喦的绘画,清新、活泼、俊逸,喜用渴笔,线条蕴润含蓄,如绵里裹针,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,故秦祖永在《桐阴论画》下卷中评华喦的画:“笔意纵逸骀宕,粉碎虚空,种种神趣,无不领取毫端,独开生面”,真绝技也。”张庚《国朝画征录》记载:“善人物、山水、花鸟、草虫、皆能脱去时习,而追古法,不求妍媚,诚为近日空谷之音。”著名文人李玉芬评其画“笔意遒劲,机趣横生”。这些评论都说明华喦的画,有很高的艺术造诣,是“继南田殆无愧焉”。

华喦不仅是一个专业画家,而且是一位具有广博的文学修养的才子。他工诗、善书法,书学钟繇和虞世南,有诗、书、画“三绝”之誉。概括他的创作道路是“读书以博其识,修已以端其品。”他的绘画,既有专业画家的艺术功力,又有文人画家的笔墨韵味。所描绘的物象,真实生动,笔墨含蓄秀雅,情景交融。

清代以花鸟画著称的,世推“二东园”,一为恽东园,即恽寿平;一为华东园,即华喦。恽寿平以端稳取胜,华喦以俊逸取胜,而华喦的翎毛禽鸟更所擅长。清初画坛盛行摹古的宫廷艺术,华喦则吸收各画派之长为己用,注重写生,大胆超越前人,独辟蹊径,别树一帜。他吸收明代陈淳、周之冕、清代恽寿平诸家之长,形成兼工带写的小写意手法。善于捕捉自然生物中天趣,创造出生动多姿的形象。画法上既有细节描写的精微细致,又不失笔墨的简逸生动,浓墨点苔宛如雨露,特别擅长描绘禽鸟毛羽细致蓬松的毫毛。具有清新俊秀、率意疏朗的风格,对后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。

◇ 作品行情 ◇

华喦出身于纸坊手工家庭,少时酷爱绘画,常替人作画,还在寺庙祠堂画壁画。后侨居杭州数十年,钻研诗、书、画,广交文坛画苑好友。远游幽燕、京城和塞上后,画技更趋娴熟。中年与“扬州八怪”金农、汪士慎等人交往甚深,切磋画艺,画技突飞猛进,更臻完美。又以花鸟画最负盛名。中国嘉德2004年秋拍推出的华喦“空谷鸣禽图”立轴设色纸本(136.7×46cm)是其花鸟画代表作。此图写画眉鸣於高枝,羽毛蓬松而有质感。树石兰草用笔松秀,是他很典型的画风。曾著录于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等。最后成交价为132万元。而在上海朵云轩2002年秋拍上,该作品曾以73万元成交。上海敬华2004年秋拍推出的华喦“松鹰图”立轴设色纸本(86×55cm),松针、鹰羽皆以焦墨败毫随意写出,不加渲染,神韵独具。曾著录于《中国古代书画图目》,成交价为77万元。

华喦在人物方面成就也很突出。他的人物画得意于陈洪绶等名家,自成一种减笔画法。形象有所夸张而又不变形,线条似马和之的“兰叶描”,简练柔劲,不失形似而更重精神,不仅个性鲜明,而且富有意境。上海朵云轩2004年春拍推出的华喦“莲炬归院”手卷设色纸本(31.5×142cm),是其人物画代表作,曾经张大千收藏,并有吴湖帆为之题跋。吴湖帆题跋曰:“唐令狐学士莲炬归院图。华秋岳第一妙笔,大风堂珍藏。”最后成交价为132万元。上海崇源2003年春拍推出的华喦“雅居高逸图”手卷设色纸本(290×31cm),为其晚年代表作品,共分四段,每段既可独立亦可延展同赏,笔墨松秀简淡,格调含蓄无刻露逞强之气。成交价为26.4万元。

华喦山水兼法院体,吴派、董其昌诸家,不拘一格,简略率脱。上海敬华2002年秋拍推出的华喦“红树青山图”立轴设色绢本(149×44cm),系较为少见的青绿山水,为其山水画代表作,成交价为143万元。

华喦传世的画作并不很多,虽然近年来其画价有了明显的上扬,但相比他的艺术成就仍远未到位。如北京荣宝2004年春拍推出的华喦“山水人物花卉册”册页(八开)设色纸本(53×31cm),为其中年代表性作品,其中有李白诗意、精品花鸟,构图奇特,画法考究。与故宫博物院收藏的《华喦画册》、《华喦花鸟册》相比毫不逊色。最后成交价仅为49.5万元。

据统计,从2000年至今,其上拍的作品仅64件,每尺平均成交价为7万元,目前为18.4万元。其中超过百万元的只有5件,最高价为“红蕖翠鸟图”轴(125.7×56.8cm),香港苏富比2000年春拍以168万元成交。华喦的花鸟画曾对后世产生了积极的影响,受惠者甚众,故其市场价值仍有待于深入挖掘。

◇ 作品赏析 ◇

华喦

《扇面书法》

华喦华喦

《松鹤图》《西园雅集图》

华喦华喦

华喦 《明妃出塞》《天山积雪图》

上一人物:上一篇:高凤翰
下一人物:下一篇:郑板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