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关于诵读 >

正确认识“国学经典诵读”活动

国学经典诵读不是“跟风教育”,不必要求孩子完整地记诵,不必要求他认得每个生僻字。诵读经典就是给予孩子一种美好的语境与语感。

国学经典中的一些篇章在大学语文中还会出现,孩子还小,理解力有限,因此不必强求记诵。有时,徜徉在那种美妙的语境与语感中,孩子就会得到极大的启发与愉悦,等他大了之后,重读这些典籍,会有“回到外婆家”的亲切感,他在文化传承上的寻根之旅,自然有了收获。保有孩子的兴致是十分重要的,一旦需要阐述经典,就学一学电视上的于丹吧——她阐述论语,是对着成年观众,尚且用古今中外的故事来串连,何况我们面对的是3到7岁的孩子。 不能把国学经典“狭义化”,国学经典不仅仅是记诵经典,它还包括对一应传统艺术的欣赏能力的培养。

中国的艺术家们,在谈到传统艺术的衰落时无不痛心发问:我们可以扶持一切:让国宝级的艺人授徒,给演出宏大的背景,在电视上普及这种艺术,把所有的演员养起来……但是,观众在哪里?事实上,一切传统艺术,包括皮影、京剧、古琴、剪纸、昆曲等等,要振兴,要传承,最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喜欢它,对之情有独钟,如此,文化艺术的根,才强壮、健旺起来。因此国学的相当部分,是让孩子们懂得欣赏这些民族性的艺术,有“心神相通”的领会能力,这才是传统艺术活在民间,而不是被做成博物馆中的标本的首要条件。在日本,有文化有修养的家庭都会有意识地培养孩子对“能剧”的欣赏能力,让孩子练习书法,教孩子怎样穿隆重的和服……家长认为学习这些东西,可以非常流畅地表述一个日本人内心深处的喜怒哀乐,而我们的孩子,既不穿汉服,也不会欣赏京剧;既不会写毛笔字,也不会欣赏天桥杂技……这里面的差距,当然与升学无关,却根深蒂固地影响了孩子的未来的幸福感与自得感,影响了整个民族的凝聚力。

在孩子幼时,国学教育是一种综合素质的培养;等孩子稍大,国学教育才演变成探究性学习,有了孩子个人的兴趣和方向,因此在学习过程中,过早地替孩子定方向,反而会泯灭其兴致。

孩子幼时,国学教育可以相当地“游戏化”,也就是要让孩子边玩边学,不要让他感觉在强制性地学一些距他的生活很远的、无用的东西。要让孩子手舞之足蹈之,全身心地参与进来。在台湾,唐诗宋词都是拿来唱的,一面唱一面还鼓励孩子摇摆身体,加上舞蹈般的动作,每个孩子都兴奋不已;一开始让孩子唱京剧,小孩都没兴趣,老师让每个孩子都勾上半张“花脸”,好么,课堂之热烈堪比嘉年华化妆游行,孩子们也很快爱上了京戏;台湾的孩子连打太极拳,也配上诗经唱诵,你别说,还真是与身体的韵律配合得很好,因此经典怎么学,也是有方法的,要尽可能从孩子的心理出发,用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来学习。

国学教育的小环境带来的即时成效,当然可能被大环境中的反向价值观浇灭,但决不能因此就对国学教育的前景失望。因为有种子,才会有春天。

学了儒家典籍中的《孝经》,孩子就自然而然地把父母的利益放在自己之前?学习了经典古籍中讲述“信义”的故事,孩子就恩能够在任何场合下不说谎话,信守诺言?如果你指望国学启蒙有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,你多半会失望。很多父母都承认国学经典之所以成为21世纪的教子热点,正是因为我们生活的大环境,多数人习以为常的价值观,与经典的讲述是“满拧”的;学经典,就是找回失落的宝藏。由此我们知道,在孩子学习的过程中,“倒春寒”的现象很可能出现,孩子随时可能受大环境影响,随时对经典提出质疑,比如“古人这样想,这样做,是不是太傻了?”“事实上谁能做得到呢?”“如果我这样做了,别人却不这样做,我不是吃亏了吗?”

国学经典教育的阻力始终会存在,而此时,父母坚持下去的信念十分重要,就像前面一位妈妈所说的,“国学是中药,它的药力来得当然慢,但一旦出现,就可能比较持久。”个人的力量都无法影响大环境,就像你不管有怎样的本领都无法阻止倒春寒一样,但我们可以毫不灰心地深埋下种子,我们应该相信,种子越多越有生命力,最终到来的“成长的春天”会越盛大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