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故事 > 人物故事 >

信狗传书

信鸽传音讯,是早已为人们所耳闻的了。而打开史籍,却见远在西晋就有利用骏犬传达书信的故事,这当然要比信鸽飞鸿更为有趣了。此事发生在西晋时鼎鼎大名的陆机身边。陆机,字士衡,祖父陆逊因战关羽、克公安,功拜抚边将军,并封华亭侯。陆机父亲陆抗,官至大司马。陆机出身豪族将门,且具祖、父同样爱好,喜欢在庄园里打猎。当时有某豪门送他一头骏犬,更使他增添了几分游猎的兴味。从此,这条名叫“黄耳”的快犬就长期伴随着陆机,远近奔驰,左右不离。陆机少负异才,文章冠世。后赵王伦辅政时任过显职。但随着赵王伦倒台被杀,陆机也几被定为死罪,由于得到王族中人的救援,才减死徙边,后遇赦而止。因此,他就羁寓于京师洛阳。在这种情况下,陆机长期未获华亭(今上海市松江县西)故里的家信,思念心切,不免长吁短叹。一天,陆机笑着对黄耳说:“我和家中久已不通音信,汝能否替我带个信去探些消息来?”骏犬听了,摇头摆尾地表示高兴前往。陆机即写好信,将它放入竹管,系在犬颈下。于是黄耳就作为“信使”出发了。途中,黄耳饿了,就在草野间叼些肉禽充饥;遇见大河激川,找到渡船以弭毛掉尾向之,让渡者明白意思,得以载渡,船还没靠岸,它腾地一蹿,早已登陆跑开了。千里迢迢,夜以继日,终于把书信送到了华亭主人家中。进门后,黄耳口衔竹管,作声示之。陆家人取书看毕,它又作声,如有所求,得了复信,方才疾返洛阳。此后,凡陆机羁寓外乡期间,黄耳传书已成为习以为常的事了。后来黄耳死了,陆机特地将它送回故里安葬。离陆家故宅二百步的地方,就是这位信使的阴宅,当地人叫它为黄耳冢。从洛阳至华亭,当时邮驿传书,全程计需五十天左右。而陆机的黄耳传信,往返一次只十五天就够了,真是既保险又迅便。黄耳这一特殊信使,无论从驯狗史还是从邮驿史上看,都应享有殊荣。这就难怪从南朝齐时的《述异记》,到唐宋《艺文类聚》和《太平广记》,甚至《晋书·陆机传》正史里都有所载录了。

上一故事:上一篇:刘备白帝城托孤
下一故事:下一篇:岳母刺字